<acronym id="4u8ai"><optgroup id="4u8ai"></optgroup></acronym>
<tr id="4u8ai"><xmp id="4u8ai">
選擇網站語言 / Language
芒碭山旅游區

旅游服務TOURIST SERVICES

旅游服務

首頁 > 旅游服務 > 旅游攻略 > 《漢風浩兮芒碭山》二月河

《漢風浩兮芒碭山》二月河

2016-10-18  芒碭山旅游區  瀏覽 6133 次

  芒碭山在哪里?在商丘。這么個小知識,我以前一直懵懂。這幾年在京開人代會,結識了商丘的書記劉滿倉。2005年他邀我去,我說我想看“壯悔堂”。我已動心了,可七事八事地就誤過去。今年會上,滿倉兩次到我房間數他的“家珍”,邀我去:莊子是商丘人,燧人氏、閼伯氏、“商人”的來歷……末了說到芒碭山,“那是劉邦斬蛇起義的地方,還有陳勝的墓,都在……”我想,我肯定是瞪大了眼睛:芒碭山!我心中一直定位,它在安徽呀!滿倉心中肯定頗為驚訝我的無知,然而他歡迎我去商丘的意思,并未因此而稍有減弱。由此,商丘之行遂成。

  看過壯悔堂的第二天,我們驅車前往永城。我在車上一直搜羅我記憶地理失誤的緣由。若明若暗地有了答案:讀《史記》時年紀太小,13歲吧?腦子里沒有多少地理概念。劉邦和陳勝、吳廣起義的原因一樣,帶著民夫由沛縣到陜西,碭山似是必經之路。不同的是,劉邦是個亭長——大概相當于民國時期的“保長”?——陳勝純粹是被武裝押解的囚徒,劉邦帶的人卻極可能是平民。也是該老秦家倒霉,他們走道兒天下雨,不能按期到達。橫豎是死,這就使陳勝揭竿了,于是劉邦們就景從了。大秦帝國早已患了極重的“糖尿病”,并發癥大發作,囫圇完整的鐵桶江山一下子松了箍,散了板。“等死,死國可乎?”“王侯將相,寧有種乎?”這兩條理念成了秦末八方義軍蜂起的動力和決心。芒碭山成了一個歷史的符號。大歷史的符號。因為讀這歷史時還沒有考證的思維,想當然地以為芒碭山該是碭山中的一處地方,二月河一錯就近半個世紀。

  本來,商丘已是河南最東的城市。到芒碭山才曉得,這里其實是河南的極東——再向東幾里地,就進安徽地界了。整個豫東是一馬平川,連個小土包也難以見到,這里卻都連綿接陌凸顯成一群石頭山。導游說這叫“豫東一點高”,但我的心思另有想頭:這怕是從安徽過來的碭山余脈罷?但我沒敢說,我怕再錯。芒是一種水草,碭是一種可以制硯的石頭,“芒碭”是水和山的結合詞。現在是不成了,兩千年前會有碗口粗的白蛇,那是可以想象的。

  到了才知道,所謂斬蛇處,現在僅遺的是個小亭子,劉邦斬蛇后暫時隱藏的紫氣巖矗在北邊不遠一帶。所謂“景觀”而言,實實在在還處在蒙昧階段。真正已經進入“草創”階段的,是梁孝王之墓,準確地說,這座墓曹操為籌措軍費早已經“盜”——不,是徹底地掠劫過了。還有梁孝王后墓,比孝王本人的墓出眼得多,更見柿園西漢壁畫墓。都有驚世駭俗的文物發現。問了問,這個地方有20余座墓,俱是石質隧道開鑿的地下宮殿——墓基石上規則地寫著該石的序號,這當然也有是漢代石刻文字,別處都已經很珍貴了,這里把無價之寶用來砌墻,顯示著它的文化豪富、尊榮。我進王后墓中看了看,那設置讓我驚嘆,不但有廚房,儲藏室,還有“衛生間”,居然還有坐便!雖然說還在草創,這地方已經引起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關注了。在吃飯間同桌一個年輕人,便是他們派的一個考察官員——他們在申報世界文化遺產。梁孝王這人,我記得他是差點當了皇帝的一位王爺,家庭關系挺復雜,他本人造過梁園,至今還有“梁園雖好,終非故鄉”這個成語,應該是個氣質品位都不錯的“知識分子貴族”。我記得“鄒衍獄中致梁孝王書”——厄難中的讀書人,能想到向他求救,他的為人可能不壞。無論從哪個意義上說,他都是個歷史名人。

  但我在芒碭山關注的主要人物不是梁孝王。我在仰視著那座山——紫氣巖,想象劉邦那段孤身亡命生涯。這座山不大,即使我這樣的糖尿病人也爬得上去。在《史記》上卻是赫赫有名:“始皇帝常曰,東南有天子氣。”于是東游而厭之。高祖即自疑,亡匿,隱于芒碭山澤巖石之間。呂后與人俱求,常得之。高祖怪問之,呂后曰:“季所居上常有云氣,故從往,常得季。”這件事我讀書時是跳著讀過去的。我總覺得這都是成功者捏造出來的。后來看《后漢書》,王莽也看南陽有“王氣”(劉秀)。到清乾隆,還專門派部隊到南陽“掘龍脈”——挖出一條太子溝來,蔣介石似乎也干過這種事。這種事,我們后來的人可以看成胡話。在那個時代,政治家們是做得很認真的。當地的人說要在山上塑一座銅像,五十多米高,是劉邦唱《大風歌》的形象,世界各地劉姓子孫甚眾,要在這里搞個拜祭大會。于是搞了個奠基大聚會。我去那里看了看,有位工人正修一口漢代古井,給它加鐵絲網。他告訴我,這井水千年不涸不動,那天拜祭,忽然井花大翻涌,如沸水之鼎。故妄言之,故妄言之罷。我不禁一個莞爾。

  晚飯就在芒碭山鎮吃,一色的鄉土風味。宣傳部的朋友告訴我吃過飯去看斬蛇碑,這也是異樣景致,在京時滿倉就告訴我:“晚上去看,燈光映著,可以看到劉邦影像。”我對此半信半疑,碑是新的,會有這種事?吃過飯一去,導游用燈一照,我不能不信了,遠處真的是逼真的一個人影像,是坐像,一手捋須,一手按劍的樣子,金燦燦地很明亮,眉眼卻不甚清晰,不是油畫那樣,更不是國畫風格,也不是塑像的意味——很明顯的圖影,你走近了,到十幾米、幾米,影像沒有了,只見石碑矗立在暗中。導游用燈照著給我們解說,碑料就采自紫氣巖,刻碑的石工老人已去世。兩年前一個汽車司機偶然發現了這一靈異現象。正面看,是劉邦,現在碑后正在施工,不太方便,平時從碑后照,還能照出呂后攜子的影像……這當然都是巧合罷了,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呢?

  臨別時,我對宣傳部的同志說:芒碭山是不能小覷的地方,開發的、未開發的20余座漢墓,都聚集在小范圍中,品相如此優良,知名度如此之高。還有劉邦興漢的發祥地和陳勝墓等諸多勝跡,漢代的人文典型密集到如此地步,是我見到空前的一處。世人了解漢民族,來中國而不至商丘,至商丘而不往芒碭山,對他會是一件很遺憾的事。(二月河)

 

天天看特色大片视频,国产人碰人摸人爱视频,国产精品天天看天天狠